推進天然氣人民幣戰略切實可行 - 行業新聞 - 中能AG亚游集团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 官網

推進天然氣人民幣戰略切實可行

發表時間:2017.04.14 瀏覽:

分享到:

       

         隨著全球能源向清潔化轉型,以及天然氣資源的大量發現和供給增加,天然氣在全球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將進一步增加。  
  IEA在2016年《國際能源展望》中指出,伴隨著全球能源體係的逐漸轉型,未來天然氣和可再生能源將會成為滿足全球能源需求的最大贏家。天然氣有可能與石油並駕齊驅,甚至取代石油成為主導的化石能源,全球在一段時期內將進入一個“氣體能源主導”的時代。

  \

        文丨黃曉勇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院長
  作為未來最主要的天然氣消費和貿易大國之一,中國理應抓住這一契機,努力推進人民幣在全球天然氣貿易中的應用,進而重塑全球資金流。並發揮與石油美元相類似的作用,在推動天然氣生產與貿易穩定健康發展的同時,更好地維護中國的經濟利益,提升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地位。同時,以人民幣計價的天然氣跨境結算和交易,將極大地擴展人民幣使用的空間和範圍,助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並推動國內天然氣行業改革和能源結構的低碳化轉型。
  一直以來,美國以其特殊的經濟與金融地位,維持著石油美元環流,長期呈現消費膨脹、外貿逆差和大量吸收外資並存的局麵,美國經濟亦得以在這種特殊的格局中增長。誠然,石油美元在其發展過程中存在許多特殊的曆史條件和背景,但AG亚游集团仍可以從中為天然氣人民幣的形成和未來發展找到一些可資借鑒的經驗。
  目前,學術界對天然氣人民幣並無準確而全麵的定義。根據天然氣人民幣形成的市場和政治邏輯,筆者試圖從政治經濟學的視角對其概念進行初步界定。
  所謂天然氣人民幣,是與石油美元相對應的一個概念,即通過人民幣在天然氣投資、生產和貿易中的廣泛與大量使用,推動全球天然氣市場實行以人民幣計價與結算。
  對天然氣的進口使人民幣流向境外,而天然氣出口國則通過購買中國生產的產品和服務以及投資人民幣金融產品,使人民幣得以回流中國。由於未來天然氣將成為全球最主要的大宗商品之一,天然氣人民幣計價和結算所形成的人民幣循環鏈條可以使人民幣在全球貿易結算中的份額大大提高,助推人民幣國際化。屆時,中國不僅可以借人民幣的主導地位獲得相應的“鑄幣稅”,亦可因此得以降低人民幣融資成本。
  條件日趨成熟
  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被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SDR(特別提款權)籃子,標誌著人民幣國際化又邁出了重要一步。而伴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漸實施,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進一步加快。與此同時,隨著天然氣在我國和全球能源消費中的比重不斷上升,天然氣將成為最主要的大宗商品之一,以天然氣貿易充當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平台,可以進一步提高人民幣在全球貿易結算中的地位,進而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筆者認為,鑒於當前的國際政治經濟大背景及未來全球能源的發展趨勢,天然氣人民幣戰略的推進將具有切實的可行性。可以說,在中國建立區域性天然氣現貨和期貨交易中心的條件已日趨成熟。
  當前,國際油氣供過於求局麵的出現,以及俄羅斯油氣出口重心的東移,使東北亞地區的中日韓三國獲取油氣資源和謀求定價話語權的能力不斷增強,中日韓三國在推進建立區域性天然氣交易市場有共同訴求,從而為東北亞地區建立共同的天然氣交易市場創造了契機。中日韓三國和俄羅斯、中亞地區可從雙邊協商的天然氣現貨交易起步,逐步建立起東北亞天然氣交易市場(中心),進而推動形成中國天然氣市場基準價格,並形成以人民幣計價的貿易機製。
  但在如何尋求俄羅斯、中亞、日本、韓國等國家和地區參與以中國為主導的天然氣交易中心方麵,必須充分考慮到各方利益。事實上,對俄羅斯和中亞地區國家而言,與中日韓三國的能源貿易具有很強互補性。俄羅斯、中亞地區加強與中日韓三國的合作,可以為其油氣找到穩定的市場;而中日韓三國則可更好地保障其油氣供應安全,並保證交易市場的連續性。
  此外,加強跨境油氣基礎設施建設是促進亞太天然氣交易市場的重要基礎。要建立亞太天然氣交易市場,必須加強中國天然氣管道和LNG儲運設施的建設,同時要加快推動中日韓三國與俄羅斯、中亞地區天然氣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並加大油氣開發、貿易等環節合作。值得一提的是,盡管目前對油氣管道走向存在一定分歧,但建立東北亞地區與俄羅斯和中亞地區互聯互通的管網已逐步成為共識。
  BP統計顯示,2015年在全球能源消費增長僅為1%的背景下,天然氣占全球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3.8%,而石油和煤炭分別占比32.9%和29.8%。在不久的將來,天然氣消費很有可能超過石油和煤炭,占據能源消費市場主導地位。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將成為天然氣消費增長的主要力量。有預計顯示,中國將會成為天然氣消費大國中唯一需要大量進口天然氣的國家,未來天然氣貿易量將保持增長態勢,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最佳載體。
  隨著管道基礎設施的完善和LNG運輸能力的提升,天然氣逐步具備了遠距離、跨區域交易的條件。從全球範圍看,中國處於中亞天然氣供應和東北亞天然氣消費樞紐地位,我國目前擁有中亞、俄羅斯天然氣供應和中緬油氣管道,管道天然氣和海上LNG進口都十分便利,加上充足的天然氣供給和龐大的天然氣消費,使得我國在構建跨國天然氣管網、建立東北亞天然氣交易中心方麵具有顯著優勢。
  此外,美國頁岩氣革命使得北美天然氣產量大幅增加,全球天然氣供應寬鬆,正逐步使天然氣成為一個獨立的能源品種,全球天然氣定價與石油價格掛鉤的模式已經不能適應現實發展和需要。對中國而言,建立天然氣現貨與期貨交易市場,通過設計成熟的交易製度,進而成為亞太乃至全球天然氣的定價和貿易中心,既可以增強我國在世界天然氣市場的影響力,為實現氣價與油價脫鉤、解決天然氣貿易存在的“亞洲溢價”問題創造條件,又可為人民幣“走出去”創造良好載體。
  仍然麵臨諸多挑戰
  雖然我國具有建立以人民幣計價和結算的天然氣交易中心得天獨厚的條件,但要順利推進這一交易中心的建設仍麵臨諸多挑戰。
  國內層麵,穩步推進國內天然氣行業改革和外匯管理體製改革至關重要。我國應當積極推進國內各項改革、加快國際天然氣合作,做好規劃編製和交易合約設計,為早日推出人民幣計價的亞太天然氣交易市場創造條件,進而以天然氣人民幣為載體,加速我國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使天然氣人民幣成為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的重要支撐。
  國際層麵,首先,東北亞地區國家間政治互信不足,經濟利益難以協調。其次,或將遭致美國和天然氣出口國的抵製。再次,我國還缺乏強大的軍事力量作為支撐。而這可能是推進天然氣人民幣戰略的最大短板。但這一短板也並非不可克服:
  一方麵,隨著美國在全球軍事部署的收縮,美國的海外軍事影響力正在逐步走弱;另一方麵,我國完全可以更多地憑借經濟上的互利共贏,獲取天然氣貿易國的支持。
  此外,由於石油在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不會顯著下降,故而天然氣人民幣短期內不會取代石油美元,換句話說,在相當長時期內,很可能是石油美元與天然氣人民幣共榮共存。因此,天然氣人民幣戰略的循序推進,並不會現實地挑戰美元的國際地位。
  事實上,以石油美元為重要支撐形成的美元霸權,其利己主義的貨幣政策與市場操縱,一直為世界各國所詬病。歐元的推出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與美元的抗衡力量。俄羅斯、中東地區國家等也一直探索以美元之外的貨幣開展石油和天然氣貿易。烏克蘭危機後,美俄關係趨緊,俄羅斯試圖打破美元壟斷地位的意願更加強烈。因此,推進天然氣人民幣交易符合國際社會的呼籲,特別是有望形成結構更為合理的國際金融與貨幣體係。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